关于工程师故事的所有信息
一个工程师的梦想与坚持:奔跑在“创客→创业者”的路上不妥协

2019年,当“下滑、裁员、降薪”等一系列负面名词充斥着全球市场时,仍然还有那么一群人在热情洋溢地追逐自己的梦想,他们就是创客,一群真正热爱创造的人,他们义无反顾地投身到创新中,在创业的道路上挥洒着热情和汗水,试图用自己的创意、积极和洒脱给周围的人带来价值。

工程师故事 | 李工的“博弈”小妙招,让我拿到了全额项目奖金

一大清早李工突然和我聊起《楚汉争霸》,李工说得对,要是项羽不死,韩信还有用兵之处。项羽兵败乌江,韩信又不会搞经济建设,自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程序员买基金:“低买高抛”那么容易玩转还有华尔街什么事儿?

2002年之前,我对股市一无所知。有一次和朋友关勇去证券公司维修电脑,整个电子屏幕绿油油一篇。我激动地问了一句:“这是全涨了吗?”整个大厅的人齐刷刷把目光转向我,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眼神,我额头当时就冒汗了,关勇赶紧把我拉进了机房。

国企打不破的铁饭碗,注定让“能人忙死,闲人闲死”

老大终于走了,带着一腔壮志难酬的孤愤、人走茶凉的无奈和悲凉。他挥一挥衣袖,带走了团队中大部分精兵良将,其中,并不包括我。

李工离职了,产品出现一个”无法解决的bug”

李工离职了,原因非常简单,工资长时间不涨。恰好有家公司愿意提供更高的薪水,于是他一无反顾地奔赴新的工作岗位。“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向是老板的口头禅,李工和老板谈了大概五分钟就确定了离职时间,半个月以后他就消失了。开始几天,办公室里还有同事提起李工,几个月以后大家就慢慢忘里,再后来几乎就没人提起了。

工程师文化里除了埋头苦干,也要“高举”领导政策方针

对于每一个不善交际同时又有技术情结的工程师而言,最理想的工作环境就是没有任何杂事的干扰,自己能够在一个独立的空间里,专心致志地钻研技术。同时,不用费心去搞办公室政治,也不用对领导溜须拍马,只是单纯地干着自己喜欢的画板子、写代码的工作,就能得到体面而又公正的收入。

工程师故事 | 有种项目组长叫苦头你来吃,成果他来享

之前,孤傲的我内心里其实是不大认可这句话的,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端身持正,光明磊落,为何要违心去取悦他人呢?但是,笔者在公司经历多年浮沉,尤其是在和同事李工近四年的近距离打交道之中,终于认识到,在这个被三千年的腐儒文化泡透了的国度,拍领导的马屁远比埋头苦干更加实用得多。

工程师版“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过了腊八,喝一碗腊八粥,泡上一罐腊八蒜,年味就越来越浓了。小学生们早早地放了假,不用再顶着寒风,抵抗着睡眼惺忪,学那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的家长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早起做饭、送娃,忙得个脚不沾地、马不停蹄。平日里被塞得满满登登的马路也终于舒缓了心气,挂起来过年的红灯笼,放下平日里被搞得焦头烂额的满腔怒气,扮起那温馨

裁员算个啥?拍拍身上的灰尘还会遇到更好的岗位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巡道工,只工作了四十多天,就随着温总理的改革新政下岗了。在以后的二十年里,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辞退或者离职。无论如何挣扎结果都一样,就是失业一段时间。每次失业后我都会准备开始一段新的工作,但是感觉一段比一段精彩。因为我可以花比较长时间思考怎样开始下一份工作,甚至换一份完全不同与以前的工作。于是在这二十年里,我从事过PC销售

Bug虐我千百遍,我待bug如初恋

语言做为人类交流的工具,会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而被赋予新的内涵,正所谓“苟日新,日日新”是也。比如,“聪明绝顶”这个词儿,以前的意思大概是指太过于聪明,以至于“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没有比他更聪明更拉风的了。但是现在,似乎更加合理的解释是“聪明人爱动脑筋,以至于脑瓜壳都秃了”,前段时间有个段子就是讲这个的,说是在北京中关村地铁站那里会

工程师故事 | 谁规定写代码必须得写注释?

据说,人体的细胞每隔七年就会全部更换一遍,从生理学角度上来说,七年后的自己已然不是今天的你,七年时光,虽不说脱胎换骨,但至少也是物是人非了。社会急匆匆飞速发展,万事万物都在自我变革中吐故纳新,现代社会的细胞-公司也大浪淘沙,老面孔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新面孔慢慢变老,最终也慢慢消失不见,说实话,在一家公司能够呆够七年的骨灰级员工越来越少了。

工程师故事 | 公司招人说的“福利多多”你看完一定“呵呵”

今天公司准备发布一则招聘启事,负责招聘的刘工发给我一份文件让我看一下。前面几条是对专业的水平的要求,看到后面几条公司待遇我就发懵了,尤其是最后一项十分耀眼----“……传统节假日发放丰厚的福利……”在我印象中,这一条无论如何也不符合我多年的实际体验,思考良久我还是说出来了:

工程师故事 | 老板的座驾要升级,员工的奖金要缩水

“骆驼,我终于知道《西游记》中唐僧的紧箍咒是什么了:扣钱、扣钱、扣钱……”单位的李工非常会讲笑话,但是扣钱对孙悟空不一定有用,他有自己的花果山,随便卖卖水果、搞搞开发旅游就可以自给自足了,但是这对我来说确实是紧箍咒,因为我们老板擅长这个。

工程师故事 | 人口红利下,工程师如何自我保值?

黄仁宇先生写万历十五年,说这一年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距离权力煊赫一时的太师张居正被全面清算已经过去三年了,首辅申时行恪守着中庸之道,在意欲废长立幼的万历皇帝和试图维护封建伦理秩序的文官集团之间小心翼翼地充当和事佬的角色,边地有些流民造反,努尔哈赤还不成气候,至于水灾、旱灾,在这个幅员辽阔的王朝中,自然都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也动摇不了帝国

Moore8直播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