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网送38元彩金

2019-07-09 10:10:52 来源:EEFOCUS
标签:

 

华强北打个喷嚏,全国电子市场都要抖一抖。当年的华强北,不仅仅只是个地名,更被视作电子行业的“风向标”。

 

在四十年的岁月流转中,华强北一次又一次在大众的视野中浮沉,逐渐归于无声。

 

 

华强北——命运的馈赠

1979年,粤北兵工厂迁入深圳,取名华强,寓意“中华强大”。

 

第二年,深圳特区设立,华强公司附近的一条路取名为华强路,华强北就此诞生。

 

到1998年,由于工业成本提升,国家工业部与深圳合作发展电子工业,华强北从工厂区向商业街转型。

 

1999年,塞班系统正红,诺基亚功能机3310发布,被人们以“不死传说”相称。彼时的马云也刚在杭州创办阿里巴巴,还没有一个中国人用过淘宝,中国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都尚未组建。

 

深圳作为全国第一个经济特区,最靠近香港、开放贸易的口岸,凭借电子产品的先发优势,使得电子工业市场渐成气候,成熟的手机市场也率先出现在深圳,集中在华强北。

 

2000年后,从电子元器件到电脑和手机生产,华强北形成了全产业链的、生产资料集中、生产要素集中的综合性电子市场。

 

华强北的电子全产业链,让山寨手机借了东风,随着移动时代的发展,手机市场迸发出了快速的发展态势,山寨机“应运而来”。

 

2003年,联发科突破了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公司垄断的芯片技术,推出了第一款单芯片手机解决方案,具备通信基带、蓝牙、摄像头等模块。华强北恰好拥有电子元器件到模具厂等最为齐备的产业链,组装出成品手机速度极快,同时成本极低。山寨机的发展使得华强北市场急剧扩大,崛起了难以计数的山寨品牌。


不夸张的说,当时做手机零售,只能找华强北的批发商。华强北几乎占据了手机的供货渠道,而每一代新机推出后,第一站必到华强北铺货,才能影响全国的市场。


异军突起的手机市场独揽了风头,华强北手机销售名震全国乃至世界,这里诞生了数不清的国产或山寨手机品牌,崛起了一支号称技术“称霸全国”的电子大军,山寨机花样百出,随着2005年手机生产由审批制改为核准制,深圳山寨手机产业链正式形成。


从此,华强北成为了电子界的“莆田系”。

 

 

华强北的黄金时代

在《黄金时代》中,王小波说“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之于华强北,垂髫之年便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2005年,每天大概有50万人次的客流汇集到华强北,怀揣发财梦的淘金者摩肩接踵,眼睛里散发的全是对金钱的渴望。不足千米的街道上,年交易额据说能达到3000多亿。

 


2007年,全国80%以上的手机生产厂家汇聚于深圳,华强北成了全国乃至亚洲的手机交易中心,华强北的品牌价值乃至被传播的广度和深度,在彼时达到了目前可见的顶峰。


在华强北的黄金年代,30万一平的一米柜台,记录着中国电子产品的每一次变革,同时诞生亿万富翁的神话也在不断上演,一时间成为深圳“掘金”的佳话,华强北“一铺难求”。


几年之间,华强北发展出了最为齐备的电子元器件和手机产业链,形成了以赛格广场、华强电子、华强广场等电子集散广场为主的华强北商圈。2008年,中国电子商会授予华强北“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称号。

 


那时外地人去深圳一定要看三个地方:世界之窗,罗湖口岸的东门服装市场,以及华强北。

 

华强北盛宴背后的危机

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8年,是华强北最好的时候。在命运的馈赠之后,危机开始涌现。


“成也山寨,败也山寨”,2008年中旬,华强北背后的黑色产业链被媒体曝光,“山寨”成为华强北撕不掉的标签。产业升级迫在眉睫,转变低端卖场和去山寨化成为华强北最关键的两种选择。


2010年之后,网络手机销售逐渐铺开,价格透明化,倒逼线下手机价格跳水。


时不待人,也没待华强北。


2011年,苹果发布了iPhone 4,智能手机市场迎来了爆发。这一时期,国产手机市场也开始突飞猛进,以小米、华为为代表,纷纷推出了更为廉价的智能机。


这对华强北的“山寨”手机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无论是在研发技术、手机迭代频率还是成本和利润方面,以及国内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增强,都在进一步压缩了“山寨”手机生产商和经销商的空间。


寒潮之下,互联网电商的崛起又给了华强北最深重的一击。


高速发展的电商行业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华强北,丝毫没有给其留出足够的转型时间,随着消费格局巨变,零售行业的演进,手机渠道产生了深刻的变革,华强北依靠全产业链形成的山寨手机热开始遇冷,使其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与回头客,在互联网浪潮面前逐渐变得微不足道,客流量的急剧下降,让过去那个繁华鼎盛的华强北变得萧条。


另外,物流运输体系渐渐成熟,手机价格愈发亲民,这些都使华强北的优势随之黯淡,山寨机颓势难改,租金跳水,市场大变。


仿佛一夜之间,市场的风向转变了。

 

 

 

商家却还没有适应市场,几万台库存手机压在仓库,成为了亏损源头。这个庞大的线下市场集散地,迎来成长路上的阵痛。此时的深圳政府断然决定壮士断腕,主动摧毁这个山寨王国,喊出华强北转型的强音。

 

更多的华强北商人,在浮躁的山寨机时代攫取了大批财富,习惯了每日大笔挥霍收入。在寒冬到来之后,一批硬件厂家跑路,一批硬件厂家停产倒闭。

 

压倒华强北的“最后一根稻草”

元气大伤的华强北已千疮百孔,但2013年的封街,让其变得真正绝望。


2013年是华强北人流急转下降的又一重要时间节点,因深圳地铁施工需要,华强北封街改造,规划发展成以区域性的电子专业市场为代表的国际物流中心、多元混合的市级商业中心、高新技术研发中心,同时兼有商务办公、居住等功能的综合性片区。

 

2014年,在华强北封路改造期间,京东与阿里巴巴先后在美国上市,线上的手机销售一面夺去了华强北的市场,一面把市场价格压到最低,华强北实体店销量严重下降,部分华强北的商家开始转移到线上销售产品,将店铺从华强北搬至其他地方,此举给华强北手机销售带来了最致命一击。

 

在华强北封路日渐萧条的几年间,珠三角的代工手机工厂也跟着经历了一场生死劫。


2017年,华强北在封闭近四年后重新开放,用商场和创业空间替代了山寨机卖场。可以看出,深圳在竭力撕下“山寨之都”的标签,想要一个“创客之都”的未来。

 

 

华强北改造也是为了复苏或者巩固自身电子界的龙头地位,创建一个“极客时代”大干一场,但封街四年,华强北再次经历了客流量巨减的阵痛。曾经的“一柜难求”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空铺率。

 

四年封街更像是一场大梦,醒来后这个时代已经变了。

 

华强北慢慢安静下来

手机时代以及封街改造遇挫之后,华强北遇到了区块链、比特币的火热,并一度试图依靠卖矿机再重现昔日辉煌。


2017年这一整年,被币圈带火的“矿机”,让留下来的华强北人看到了机遇,华强北地区各大电子市场的矿机买卖量达到历史峰值。


但很快,2018年,比特币指数拐下高点后,后矿机时代到来,赚的没有亏的多。华强北再次失去了一条路。


多次与时代擦肩而过的华强北,再也不复“山寨”时代的盛况,难以回到“分销之王”的辉煌年代。


“一个街区和市场都有它的兴衰,当年鎏金岁月火红年代也不可能一直红火”,有人以此来形容华强北的衰落。尽管荣光不复当年,但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作为中国也是世界最大的电子元器件集散地,华强北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优势仍存。

 

如今,华强路得名至今已三十余年,在经历了时光变迁和机遇流转之后,山寨之都变成了华强北希望洗去的耻辱,同时,在政府的扶持下,越来越多面向科技领域的创客空间在华强北创立,希望凭借其完备的电子信息产业链,规划成一个硬件创业天堂的未来。

 

 

纵观其发展历程可以看到,华强北的发展就像一面镜子,折射了中国手机市场的发展,在这条街上,见证了诺基亚的衰落,山寨机迭代多年后集体死去,国产手机品牌的兴起,全球金融危机涤荡以及互联网的冲刷过后,如今的华强北正在谋求转型,在求变中求生,在进取中前行。


在这一座山寨王国的崛起与崩塌间,华强北不再是全国为数不多的手机集散渠道,只留下庞大的二手翻新机市场暗中运作,深圳也不再是中国为数不多开放和高速发展的城市,市场从未等候过走慢一拍的参与者。

 

华强北——这张曾辉煌多年的“深圳名片”,似乎正在逐渐从大众的日常话题中淡去,慢慢归于平静。

 

“一个街区和市场都有它的兴衰,当年鎏金岁月火红年代也不可能一直红火”,一语成谶,道尽了华强北的命运。

 

 

文章参考:


《是谁动了华强北的龙脉?》


《华强北的背影》


《谁杀死了华强北》

 

 

香港牛魔王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注香港牛魔王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李晨光
李晨光

香港牛魔王编辑,网名:L晨光,电子工程专业出身。凭借对文字的热爱和热情投身于此,热衷观察和思考,期待有所发现,有所收获。夜半时分,写出一段让自己感动的文字,最让我兴奋。

继续阅读
日韩经济冲突是否会成为韩国半导体衰败的“裹尸布”?
日韩经济冲突是否会成为韩国半导体衰败的“裹尸布”?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将加强3种半导体核心原料对韩国的出口管制,分别是氟聚酰亚胺、抗蚀剂和高纯度氟化氢。

从员工窃密,到车主维权,波澜不断的小鹏汽车能否映射出造车新势力发展窘境?

消费者期待并享受造车新势力快速迭代的能力,为了“活下去”而一路狂奔的造车新势力,也投入最大的财力和精力进行研发升级。但无论新款推出还是降价,都必然意味着老用户利益受损。对于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这似乎都是个无法两全的难题。

干货来了 | 元器件知识分享

电子元器件是电子元件和电小型的机器、仪器的组成部分,其本身常由若干零件构成,可以在同类产品中通用;常指电器、无线电、仪表等工业的某些零件,如电容、晶体管、游丝、发条等子器件的总称,常见的有二极管等。

水深华强北,一分价钱一分货
水深华强北,一分价钱一分货

每个下午,三哥都游动在华强北飞扬时代大厦熙攘的人流里,不时在某个玻璃柜台停留,和档主聊上几句。档主身后总有一两个大保险箱,他们会从那里倏地拿出几捆裸露的 iPhone,银晃晃的,递到面前。

比特币“不稳定”属性依旧:揭秘华强北的矿机江湖

2017年,比特币价格飙涨,这样一座“金矿”吸引了无数“挖矿者”。为挖到“金矿”,“挖矿者”把装备从普通电脑CPU升级成专业的矿机。深圳华强北,则是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之一。天有不测风云,比特币价格在去年出现暴跌。这座“金矿”的成色不断往下掉,反成了吞噬财富的黑洞。 比特币价格“不稳定”属性依旧:揭秘华强北的跳水江湖

更多资讯
2019中国·西安——未来科技博览会

2019中国·西安 未来科技博览会 时间:2019.10.18-20 地点:西安

三星SK海力士寻找替代品,转向中国氟化氢

韩国三星公司日前否认了李在镕从日本供应商那里获得了紧急供应的半导体材料,这也意味着在突破日本封锁的问题上,三星等韩国公司又回到了原点,迫切需要寻找日本之外的供应来源。

韩尝试 FMM 国产化,却仍被日本卡脖子?

CINNO Research 产业资讯,FMM(Fine Metal Mask,精细金属掩模版)是中小尺寸柔性OLED生产中不可或缺的材料,是形成高分辨率像素的必需零部件。在比纸还薄的金属上钻孔,是肉眼都看不到的极细微的孔洞,孔洞的样式和角度不同,产品也品质不同。

三星 T5 移动固态评测:高颜值高安全,读写功能及其强悍
三星 T5 移动固态评测:高颜值高安全,读写功能及其强悍

作为存储行业大佬,三星在这一领域将产品的性能、颜值、寿命等方面均做到了极致,也成为了无数公司争相模仿的对象。作为这样重量级的角色,三星在存储行业的一举一动也备受关注。

应对日本贸易制裁,韩企寻求多元化采购

G20峰会结束后,日本突然向韩国“拔刀”:从本月4日开始加强对3种半导体、显示屏材料的出口限制规定。<br/>据微锂电团队了解,韩日之间的水平分工关系是由日本提供零部件和材料,韩国则制造成品。如果日本